中国青年网北京11月26日电(通讯员 刘露)从黄山宏村口小巷的这头到那头,一群年轻人坐在小马扎上守着面前的七八个画摊,上面摆放着几十张类型不一的宏村印象写生画,周围不乏围观的游客。原来,这是安庆师范大学美术学专业大一年级学生的一次户外写生活动。他们白天写生,晚上卖画,这也成了宏村景区里的一道靓丽风景线。

受访者供图

大学中的第一次写生 14天里虽累但充实

“我们分两批开展写生,第一批就是我们美术学专业的四个班。老师第一天先带我们踩好点,剩下的十几天时间里我们可以自由活动,每天画两幅作品作为当天的作业,交给老师评价。”美术学专业2019(3)的岳崇志说,“以前也写生过,但大多是被要求局限,大学的写生很不一样,可以画自己想画的内容。”

速写、水粉、油画……不拘类型与风格,不管是大幅的远景轮廓,还是细致的小角一隅,学生们都在用自己的笔触努力展现出他们眼中的宏村印象,它可以是雅致的徽派建筑群,也能被两把古朴的扫帚所折射。

每天早早起床,八点就拎着画包出门寻找心仪的绘画角度,直到街边的灯笼亮起,一天的写生才算正式结束。“写生是一件特别锻炼人的‘苦差事’,但每天和同学们一起画画,爬黄山,晚上睡觉前回想起这一天发生的事,就会觉得特别充实。”岳崇志说。

受访者供图

外出写生也能赚钱 写生中的小欢喜

“你们可以尝试卖一卖自己的画。”受到指导老师王经杭的启发,四班的学生在写生的第十天晚上开始了他们的卖画初体验。向周边的商铺借来小马扎,在地上铺上塑料布,放上当天‘新鲜出炉’的作品,一个简易画摊成型了。随着第一幅画的成功卖出,其他学生也跃跃欲试,几人一组,顺着小巷摆起了自己的小摊。

美术学专业2019(4)的郑偌逸的《寒鸦》是第一幅卖出的作品,“购买者是一对老夫妻,他们看了一遍摊子上的画之后还是喜欢这幅,阿姨说自己很喜欢这种深秋的气氛。”买下画作后,这对老夫妻还建议他在画作上署上名字,想要带回去作收藏留念。

“我的十几幅画都卖完了,总共卖了1000多元。素描,水粉等很多种画都有,我还尝试用圆珠笔画了一幅徽派建筑群的俯视图。”美术学专业2019(4)的朱敏表示,画画虽然不是为了赚钱,但是通过这种方式,可以体会到被肯定的感觉,这将会作为动力推着我在绘画的路上继续前进。”

除了画作的“有缘人”,学生们在卖画过程中也碰到了懂画的行家,“他们以专业的视角指出了我们的不足和错误,我们也听取了他们的意见,在第二天画画时避免这种问题。”岳崇志表示。

四天里,来买画的游客络绎不绝,不仅是自己购买,许多游客还会推荐同行的人来这里看画。“如果看到有对某一幅画表露出兴趣的游客,我们就会向他介绍这幅画的风格和画法,比如速写的材料是宣纸,运用勾勒的手法描绘等等。”岳崇志说,“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卖出了自己的作品,我们都享受其中。回校后我们也会经常讨论写生期间发生的事,本来枯燥的写生因为这样的小欢喜变得令人怀念。”

“我觉得卖画是一件好事。通过卖画,学生可以直面大众的审判,在与同学切磋的过程中快速成长,提高专业技能,并将别人的认可作为自觉加强学习的动力,不断进步。”该校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查国平坦言,“其实这也是一次劳动课,学生体验辛苦创作并收获成果的过程,会使他们更加尊重劳动和劳动者,促进他们德智体美劳的全面发展。”